• 彥榮    淨灘,給人的第一印象是:在沙灘上,和煦的陽光透出微熱,志工熟練地伸出被著薄汗的手,用鐵夾拾起和沙子不沾黏,甚至有些明淨、一口飲料在內的寳特瓶。實際去淨灘時則發現,除了這般典型的垃圾外,大部分的垃圾其實都交雜在較靠近內陸的草叢和藤枝之中。 由於垃圾各種各樣且遍布在草叢藤枝不同深度各層,我們一行人拉著幾個綠色網袋,決定從我們可以處理的回收資源開始著手。拾撿的過程中,垃圾給了我們許多驚奇。有的寶特瓶非常老舊,裝著褐色的汁液、綠色懸浮穢物,躺在深層;有的寫著異國的字樣,不知道它經歷了多少旅程才來到這裡;有的已經遭到自然風化,寳特瓶全身乾癟龜裂,要回收可能也有些許困難。這些垃圾,許多都是來自海灘或是海洋,乘著海風或海浪,最後在草叢藤枝裡長期定居了下來,並且還不斷有新朋友加入。有時後我會幻想,若是垃圾的主人在這裡與它再次相遇,垃圾可能已經面目全非,主人已經認不得或是早就忘卻了吧!而且,若是沒有人來幫忙拾撿這些垃圾,便可能會一代接一代不斷堆積,最後儘管有心要處理都會面臨很大的困難呢! 由於我們的穿著比較簡便,因此在撿拾的過程中,會有很多和垃圾、自然接觸的機會。一不小心,可能會被寶特瓶裂口、林投樹葉或者地上的枝條割傷手腳。於是,我也聯想到,處理垃圾的清潔人員若是沒有足夠的保護,除了可能受傷,還有可能被垃圾裡的微生物感染哩。另外,除了想著要收拾這些垃圾外,我們也反過來思考,若能減少寶特瓶的使用、寶特瓶內的殘留物,或是讓它早點進入回收的管道,那麼海灘便不會卡入這麼多垃圾,收拾起來也輕鬆會許多。 淨灘,是一條長遠的路。舊的垃圾撿不完,新血還會不斷加入。而且,在蘭嶼,淨灘後的垃圾還要經過簡單的處理才容易載回台灣做處理。不過我覺得,想改善垃圾情況還未太晚,誠心地期盼未來能有更多的人力、心力,願意為了維護環境的清潔而努力!

  • 小光    近日我們進行了自主性淨灘 從野銀某一處沙灘預計範圍到野銀冷泉 浩浩蕩蕩約莫十個人 因為能力有限,打算先撿可回收垃圾 有些瓶罐身藏於林投樹與藤本植物的底端 我們得細心撥開那些刺人樹葉,再怎樣小心還是會掛彩 手上腳上一條條細痕,看似不大傷口隱隱約約刺痛 就像是那些垃圾,不經意的丟棄或者是無法控制的海洋垃圾 一瓶一罐都是小垃圾,地球同時也承受著隱隱約約的刺痛 在撿起寶特瓶的時候,裡面多有液體存在 不管殘餘飲料,滲入的海水,更甚之裝有尿液 我就倒過一瓶裝有尿液的寶特瓶 在經年累月的曝曬之下,味道難以忍受,不禁狂奔跑到海邊清洗乾嘔不斷 如果大家都可以先倒掉裡面的液體再丟棄,或者將方便後的寶特瓶丟棄,後續工作也會順利許多,降低不便之處吧! 而這段淨灘,大概只走了一百公尺便撿了十袋綠色網袋 那些寶特瓶等垃圾被海浪打上岸,長時間沒有人撿拾上面已生長綠色植物覆蓋 你以為你踩的是生長在海邊植物,但腳底踩著寶特瓶喀拉的聲音 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讓人難過好些日子了吧 可以感受到每個人內心一邊深沉難過,但手裡還是持續忙碌地撿拾 持續走在喀拉喀拉作響的聲音之上,放眼看去的不是一望無際海洋,而是綿延不絕地垃圾,到底要花上多少時間才撿得完的垃圾? 海洋垃圾或許不是小我可以去控制,但我們到海邊享受大自然給予我們的資源而盡情玩樂, 至少離開時,將自己所製造的垃圾帶走,這一點應該是你我都可以做得到的。 勿以善小而不為,勿以惡小而為之 有些事不做不會怎樣,做了也許也不會怎樣 但要是一直都沒有人做...會引起甚麼後果 這是大家都知道的 蘭嶼只有一個,台灣同時只有一個,蘭嶼也是我們的家,不應該讓她像是孤兒般被丟棄野外。

  • 大成    正式加入阿文回收團隊的第一天就令人小難過的故事... 聽說有些開發中國家的城市,因為沒有垃圾處理系統,所以就任憑滿街的垃圾飛來飛去、踢來踢去,等到哪一天受不了再集中成一座山,放把火燒了~ 腦中對垃圾山的畫面,停留在那堆城市中心黃土街道上冒著火的那座不規則小丘,生活在相對進步的台灣,總覺得這座垃圾山不太可能在我生活的周遭現行。 下午去淨灘,是野銀一個觀光客不會停留的海灘,大家可能跟我當時會有一樣的疑問,觀光客不會去的海灘那哪會有多少垃圾? 但事實證明我錯了!沙灘與陸地的過渡區,爬滿了馬鞍藤、菟絲子等濱海植物,而數不清的瓶瓶罐罐就與這些植物交織糾結在一起,有時踩在草堆上卻發出寶特瓶的聲響?原來有些已被後來長出的植物深深地覆蓋。 邊奮力地把寶特瓶從蔓生的細藤中拉出,邊聽到阿文說:颱風來時,垃圾就被浪打上岸、卡在植物中,浪帶不下去,就這樣遺留在海灘上。 好不容易清完一個區域,一抬頭,長長的海岸線上還有一堆,更低潮的還有一堆根本不是我們自己的垃圾,而是從國外流過來的,一堆王X吉、康X傅的瓶子好像在嘲笑我們:你撿完一個我、還有千千萬萬個我會從世界各地來到這裡。 一個半小時、十個網袋的寶特瓶,但我們不過推進了五十多公尺,垃圾的密度及數量可想而知…. “如果不撿,垃圾一直被海浪帶上來、一直被植物卡住,是不是總有一天會真的變成垃圾山”,突然覺得阿文說的這個垃圾山離我好近、好真實。

  • 大安    淨灘 驚嘆 在不為人知處 有那麼多人造垃圾 或在石縫 或在草叢 十公尺的距離 理出一條寶特瓶地毯 裝成一個又一個大大的綠色網袋 在豔陽之下,汗珠沿著臉頰滑落,身旁的林投果樹叢,一片片有倒刺的葉子像是在捍衛土地,驅離我們,但我們在做的,就如清創一般,帶走資源,留下美麗的原貌。 在把寶特瓶一支一支拔出來時,心裡會掙扎,到底自己喝那麼多飲料,享受那麼多的便利,換來這樣如山般的寶特瓶值不值得。 結束之後一直在想,有沒有辦法有更多的力量來幫助,或是自己有更多的自制力,和少一點飲料,一起為地球盡一份心力。

  • 熊野    第一次抵達島上時,我騎著機車在顛頗的環島公路上,沿路看著ㄧ望無際的大海,美得令人驚艷,口中忍不住直大喊:『蘭嶼我來了!』殊不知我悄悄地也把垃圾帶來,卻忘記順手帶走。 第二次帶著彌補的心態回來島上,這次不高喊蘭嶼我來了,取而代之的是與志同道合的夥伴ㄧ起淨灘。走在附滿濱海植物的沙灘上,低頭往下看,不難發現各個國籍的寶特瓶、啤酒玻璃罐和鋁罐等的人為垃圾,原本是好山好水令人好放鬆的人之島,物換星移,成為垃圾移民島。雖然可以選擇不願面對,盡情放鬆徜徉在大海中,但若大海不再湛藍,海中生物變成塑膠合成怪獸,飛魚不再躍起,我想這個海洋已經變質,因此我們選擇不ㄧ樣的出遊方式,彎腰不惜深入林投叢裡撿起寶特瓶放置綠色網袋,裝滿每ㄧ袋,然後利用壓縮機,把它們變成ㄧ塊塊約40公斤的寶特瓶磚,再運回台灣處理,這樣的出遊方式有點累人,但看著身上明顯的曬痕和乾淨的沙灘,心中莫名的充實。 這次蘭嶼我們來了,垃圾我們也幫你帶走。

  • 阿利    來了蘭嶼兩個月,隨著蘭嶼青年行動聯盟淨灘了兩次,撿盡虎頭波海灣、蘭恩前海岸線、漁人部落灘頭、紅頭八代灣,但我想說的是,上述那些地方垃圾,遠不及阿文隨機說的,我連地名都叫不出來的濱海沙灘來得震撼! 還沒到冷泉,大約在後山傳奇前方,我們一行八人訂下目標,只要撿寶特瓶,往冷泉方向慢慢撿去,第一次近距離瞧見孕育林投果的樹長得什麼樣子,茂密的葉子,葉子帶刺,遠看像是鋸子,只有根部友善些,寶特瓶在那,我們撿,手得穿過鋸齒狀的葉子縫隙來回,並不可避免地被劃傷。 林投樹叢前平坦,藤蔓植物交織成凌亂的美,但納悶為何每走幾步路,腳下總是喳喳作響,仔細看才發現沙子與藤間,宿著瓶瓶罐罐,隨著潮汐,寶特瓶從四面八方漂流到這座島上,擱淺叢中,被藤蔓纏繞,原本看似浪漫的漂流過程,換個角色可能就不這麼浪漫了!八個人,一個半小時,十袋綠網,比用小貨卡環島收網袋還多。 想起丹尼爾被訪問時說的話:這或許是你們的土地,但這是我的地球。這段話,土地與土地與海洋連結,我們投下的因果在裡面循環,但終究會回到我們身上,感謝那些默默在做這些事情的人,期望能感染更多的人,讓世界變得更好。  最後你拉扯藤蔓扯出一個寶特瓶,大小差不多一個拳頭,我叫它一口水,這絕對是人類最無謂的發明。